1. <tbody id="ni6ss"></tbody>

    2. <progress id="ni6ss"></progress><em id="ni6ss"></em>
      <em id="ni6ss"></em><em id="ni6ss"></em>
      <s id="ni6ss"><object id="ni6ss"></object></s>

    3. <em id="ni6ss"></em>

      極限競速 地平線4

      Forza Horizon 4

      刺客信條 奧德賽

      Assassin’s Creed Odyssey

      荒野大鏢客 救贖2

      Red Dead Redemption 2

      看門狗2

      Watch Dogs 2

      俠盜獵車手5

      Grand Theft Auto V

      巫師3:狂獵

      The Witcher 3: Wild Hunt

      過去十年,是開放世界游戲真正“開放”起來的十年

      作者 小奈田   編輯 騎士   2020-02-08 09:00:00

      盤點過去十年開放世界游戲的發展。

        在過去的十年里,開放世界游戲得到了迅速的發展和成長,但它內在的一些東西,自從 Rockstar 的《GTA3》設下標桿以來,直到現在也沒發生太大變化。開放世界游戲傳奇般的歷史能夠追溯到十幾年前的 PC 游戲,而由于技術的進步和玩家的支持,開發者能夠有機會將開放世界游戲提升到全新的高度。

        下面讓我們一起來回顧下開放世界游戲在 2010 ~ 2019 這十年是如何進化和進步的。

        本文來自 PC Gamer,作者 Andy Kelly,原標題《This was the decade that open worlds finally opened up》,翻譯:小奈田

        *由于 PC Gamer 專注于 PC 游戲,因此本文中游戲均以 PC 版發售日為準,且部分主機獨占游戲,如《地平線 零之曙光》《塞爾達傳說 曠野之息》等在文中并未提及太多。


      2009:復興之人

        在 2008 年的《GTA4》大獲成功之后,人們期待玩到更多開放世界游戲,《刺客信條2》便在這時出現了。這款游戲將你帶到 15 世紀的意大利,帶你游覽宏偉的佛羅倫薩城到威尼斯的運河。作為一部完美的續作,它改進了原作中的不完善,并且以豐富的細節和沉浸的氛圍,抽絲剝繭地再現了文藝復興時期熙熙攘攘的街景和輝煌的建筑。

        像收集 100 根羽毛這樣乏味的支線,確實是十年前開放世界游戲設計上的頑疾,但像“刺客古墓”這種結合了平臺跳躍和解謎的獨立支線關卡,就很值得玩家暫停主線去探索?!洞炭托艞l2》最大的魅力在于它讓你的感覺自己身處另一個世界,而在接下來的十年里,即便是最糟糕的《刺客信條》游戲中,這一優點也在繼續發揚光大。

      《刺客信條2》

        而為了打破千篇一律的 GTA 模版,開發者們也開始在這一年嘗試全新的開放世界配方。例如 Double Fine 的《惡黑搖滾》(Brutal Legend),一款以重金屬樂隊為世界背景的動作冒險游戲,將獨立精神帶入了開放世界游戲。法國工作室 Asobo 推出了《Fuel》,一款后啟示錄末日風格的賽車游戲,以龐大的自動生成地圖為特色,至今仍是有地圖最大的游戲之一。有趣的是,Asobo 目前正在開發下一代《微軟飛行模擬器》,它將讓玩家環繞縮放后的整個地球飛行。

      《惡黑搖滾》

        這一年連 EA 也推出了試水作品《破壞者》(The Saboteur),這是一款二戰游戲,你可以控制一個口吐芬芳的愛爾蘭佬在納粹占領的巴黎四處溜達。納粹占區是黑白色渲染的,到處是宣傳畫,納粹軍隊和受壓迫的市民。把納粹趕走之后,這種黑白場景將會被色彩、霓虹燈、音樂和夜總會舞女取代。這是 EA 最古怪的游戲之一,證明了 EA 偶爾也是有冒險精神的。

        不過續作就別指望了。

      《破壞者》

      2010:城中夏日

        Rockstar 這一年 PC 上發布了《GTA4:自由城之章》,是擴展包《失落與詛咒》和《夜生活之曲》的可獨立運行合集版。這款開放世界游戲之所以值得關注,不僅是因為這兩部 DLC 足夠優秀,在很多方面甚至比原版游戲更好,還因為它是游戲資源和故事背景復用的典范。自由之城還是那個自由之城,但透過兩位新主角的眼睛,它就像一個全新的地方。

      《GTA4:自由城之章》

        在《失落與詛咒》中,玩家透過一個摩托車幫派成員的視角來看這座城市,游戲的畫面濾鏡增加了噪點并削弱顏色,更凸現了幫派陰暗的生活方式?!兑股钪穭t完全相反,用明亮的顏色和生動的光照來帶你領略這城市充滿活力的夜生活。

        而也許是為了回應了那些抱怨《GTA4》的故事太過冷酷和悲觀的玩家們,當年《GTA: SA》那種吵嚷、夸張的任務設計在這部外傳里再次回歸。我們玩本篇扮演 Niko Bellic 時已經將這座城市爛熟于心,Rockstar 卻又給這座城市賦予了新的感覺,這真的了不起,而且還是兩次。

      《GTA4:自由城之章》

        2010 年還有《喪尸圍城2》。

        這部續作的開發權從 CAPCOM 日本工作室轉給加拿大開發商 Blue Castle,粉絲們一開始很懷疑它的質量,但《喪尸圍城2》證明了自己是一部杰出的續作。游戲舞臺是一座類似拉斯維加斯的“財富城”,其規模和面積只相當于自由城的一小塊,卻充滿了令人印象深刻的細節。各種搞笑的僵尸擊殺方式,能組合成各種臨時武器的海量道具,共同構建了這個有趣的開放世界,可以說是同類游戲中小而精的典范。

      《喪尸圍城2》

        2K Czech 開發的《黑手黨2》或許是 2010 年最具爭議的開放世界游戲。仿照芝加哥和紐約設計的“帝國城”極其迷人,但這份美麗最終淪為游戲線性任務鏈的背景花瓶。很多評測都抱怨這點,除了劇情任務之外,地圖上就沒別的事可做了。不過就構建一個虛擬世界和創造氛圍而言,帝國城當時是,現在仍然是一個豐碑 —— 尤其是從大雪紛飛的 40 年代到陽光燦爛、樂觀的 50 年代那種轉變。

        將一座城市以兩個時間段來呈現,這一設計非常具有野心,2K Czech 做到了,代價是無暇制作其他開放世界游戲都有的那些支線任務和彩蛋小游戲。

      | (88) 贊(157)
      小奈田 UPTEAM成員

      關注

      評論(88

      跟帖規范
      您還未,不能參與發言哦~
      按熱度 按時間
      可提现游戏